狐女成仙

堂侄竹汀說:文安縣有一個人到古北口外當雇工,久無音信。他的父母因年收成不好,也到口外謀生,且去尋覓兒子,也一去久無音信。後來有人在泰山下見到了老兩口。他們說當初到了密雲縣東北時,天色已晚。冷風吹來,陰雲漸濃。遙見山谷中有燈光,便投奔過去。到了跟前,見有幾間土房,圍著高粱秸牆。有個老媽子出來,問了他們的籍貫鄉里,進去通告。老媽子又出來問姓名年齡,並問有沒有兒子到口外去,兒子叫什麼,多大了。老兩口都照實說了。忽然有位女子整衣迎了出來,請老兩口坐上座,她拜見之後,侍立一旁,叫老媽子催促婢女準備酒菜,態度極為親切。老兩口不知是怎麼回事,站起來再三追問。女子失聲痛哭,趴在地上說:「我不敢欺騙公婆,我是狐女,曾和您的兒子結為夫妻。我本來出於相互愛慕,沒有迷惑他的意思,沒想到他愛戀我過度,竟因精氣枯竭身體乾瘦而死。我心裏時常悔恨,所以發誓不再嫁,而在他的墓旁住著。如今無意間遇見了公婆,希望不要到別處了,我還能扶養公婆。」老兩口開始時極為吃驚,隨後見她情意真切,便相互拉著哭了一場,於是就留了下來。

狐女侍奉公婆無微不至,反而勝過兒子。這麼過了六、七年,狐女忽然打發老媽子去買來一具棺材,且準備鐵鍬簸箕之類。老兩口問她這是幹什麼。狐女高興地說:「公婆應該祝賀我。我侍奉公婆,不過是為追念死去的丈夫,以盡我的心意,不料,卻感動了土神,報告了東嶽帝。東嶽帝同情我,准許不等我修煉成功,即可脫形修成正果。如今,要把我的遺蛻和我丈夫葬在一起,以體現死則同穴的意思。」說罷,把老兩口帶到側屋。那兒果然有一隻黑色狐狸躺在榻上,毛色如黑漆,抬起來輕得像樹葉,一敲則發出金石聲。這才相信她是真仙。安葬完以後,她又對公婆說:「如今我隸屬碧霞元君為女官,應該到泰山去,請公婆和我一起走。」於是一起到了泰山,租了房子和當地人雜居在一塊兒。狐女只是不叫人看見她的形體,還像以前那樣善養公婆。後來就不知他們怎樣了。

這個故事和前面所記敍的狐女大致相同。不過前一狐女是有目的地供養婆婆,所以僅僅免於天誅。這個狐女不是有所求而侍候公婆,所以能修煉成仙。天上沒有不忠不孝的神仙,這話一點也不假啊

【原文】

族姪竹汀言,文安有傭工古北口外者,久無音問。其父母值歲荒,亦就食口外,且覓子。亦久無音問。後乃有人見之泰山下,言:「昔至密雲東北,日已暮,風雲並作。遙見山谷有燈光,漫往投止。至則土屋數楹,圍以秫籬。有老嫗應門,問其裏貫,入以告。又遣問姓名年歲,並問:『曾有子出口否?子何名?年幾何歲?』具以實對。忽有女子整衣出,延入上坐,拜而侍立,促老嫗督婢治酒肴,意甚親昵。莫測其由,起而固詰。則失聲伏地曰:『兒不敢欺翁姑,兒狐女也。嘗與翁姑之子為夫婦,本出相悅,無相媚意。不虞其愛戀過度,竟以瘵亡。心恒愧悔,故誓不別適,依其墓以居。今無意與翁姑遇,幸勿他往,兒尚能養翁姑。』初甚駭怖,既而見其意真切,相持涕泣,留共居。狐女奉事無不至,轉勝於有子,如是六七年。狐女忽遣老嫗市一棺,且具鍤畚。怪問其故。欣然曰:『翁姑宜賀兒。兒奉事翁姑,自追念逝者,聊盡寸心耳。不期感動土神,聞於嶽帝。嶽帝憫之,許不待丹成,解形證果。今以遺蛻合窆,表同穴意也。』引至側室,果一黑狐臥榻上,毛光如漆;舉之輕如葉,扣之乃作金石聲。信其真仙矣。葬事畢,又啟曰:『今隸碧霞元君為女官,當往泰山,請共往。』故相偕至此,僦屋與土人雜居。狐女惟不使人見形,其供養仍如初也。」後不知其所終。此與前所記狐女略相近。然彼有所為而為,故僅得逭誅;此無所為而為,故竟能成道。天上無不忠不孝之神仙,斯言諒哉。

(節錄自《閱微草堂筆記 卷十七 姑妄聽之三》,紀昀著)

    全站熱搜

   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