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人之心,竟謂天下皆小人

姚安公說:廬江人孫起山先生進京城候選時,因為缺少旅費,沿途只能雇毛驢馱東西,北方人稱之為「短盤」。一天,他走到河間縣城南門外,沒雇到毛驢,正趕上天降大雨,便躲到一戶人家的房檐下暫避。那家的主人見到他,怒衝衝地說:「蓋房時你沒出過錢,;築地基時間,你也沒出過力,有什麼資格坐在這裏避雨!」說罷,將他推到雨地裏。當時,河間縣令正屬空缺,孫起山到京城沒幾個月,便得到了這個職位。赴任時,那位房主認出新縣令,惶恐之餘,後悔萬分,於是便籌畫賣房搬家。

起山聽說此事,將他召來,笑著對他說:「我怎麼會與你們計較?現在你已經經歷過那件事,以後不要再那樣了,這也是忠厚養福之道。」就舉出一個事例:「我的老家有個人喜歡培植花木,一天夜裏,他偶然起身來到院子裏,發現有幾位女子站在花下,仔細看看,一個也不認識。他明白是遇上了狐精,急忙揀起一塊石塊扔了過去,並怒斥道:『你們這些妖精,竟敢來偷看我的花!』一位女子笑著答道:『先生于白天賞花,我們夜間觀看,對您有何妨礙?我們夜夜來此,花並不因此損傷一莖一葉,對花又有何妨礙?瞧您那聲色俱厲的樣子,怎麼吝嗇到如此地步?我們並非不能毀掉這些花卉,只是怕外人恥笑我們同您一般見識,所以才不幹這種事。』說罷,眾女子飄然而去。事後也沒發生什麼意外。狐仙尚且不與這種人計較,我難道還不如狐輩嗎?」

後來,那位房主仍是心中不安,終於搬得無影無蹤了。起山歎道:「真是小人之見,居然把天下之人都看作小人。」

【原文】

姚安公言,廬江孫起山先生謁選時,貧無資斧,沿途僱驢而行,北方所謂短盤也。一日,至河間南門外,僱驢未得,大雨驟來,避民家屋簷下。主人見之,怒曰:「造屋時汝未出錢,築地時汝未出力,何無故坐此?」推之立雨中。時河間猶未改題缺,起山入都,不數月竟掣得是縣。赴任時,此人識之,惶愧自悔,謀賣屋移家。起山聞之,召來笑而語之曰:「吾何至與汝輩較。今既經此,後無復然。亦忠厚養福之道也。」因舉一事曰:「吾鄉有愛蒔花者,一夜偶起,見數女子立花下,皆非素識。知為狐魅,遽擲以塊,曰:『妖物何得偷看花!』一女子笑而答曰:『君自晝賞,我自夜遊,於君何礙?夜夜來此,花不損一莖一葉,於花又何礙?遽見聲色,何鄙吝至此耶?吾非不能揉碎君花,恐人謂我輩所見,亦與君等,故不為耳。』飄然共去,後亦無他。狐尚不與此輩較,我乃不及狐耶?」後此人終不自安,移家莫知所往。起山歎曰:「小人之心,竟謂天下皆小人。」

(節錄《閱微草堂筆記 卷二十二  灤陽續錄四》,紀昀著)

    全站熱搜

   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