牛犢復仇

我八歲時,聽保姆丁媽說:某家有頭母牛,因瘸腿不能耕地,便賣給了附近的屠戶。母牛生的牛犢剛斷奶,看見屠宰母牛,哞哞叫了好幾天。後來它見了這個屠夫便跑,奔跑不及,便趴在地上發抖,好像哀求饒命的樣子。有時屠夫還故意追它取樂,並不在意。等牛犢長大,極為壯健,還像小時那麼怕屠夫。等角長到堅硬鋒利時,便趁屠夫在凳子上側臥的時機,用角一下把屠夫的心臟給刺穿,之後急忙跑了。

屠夫的妻子狂呼捉牛,但眾人都同情牛為母報仇,故意耽擱追牛。牛跑了,竟不知它到哪兒去了。當時丁媽的一個親戚殺人,遇到大赦獲免。但這個親戚卻和被殺者的兒子住在一個胡同裏。所以,丁媽就講了這個故事來警告他,說這種仇恨不能掉以輕心。我卻認為牛犢報仇的心情是可取的,當初它知道力氣勝不過對方,便故意藏起了鋒芒,忍耐著以求將來一次成功。它不僅有孝道,而且還十分聰明。

黃帝在《巾機銘》說:「太陽到了正午是晾衣的好時候,拿起了刀就必須割。」說的是機不可失。《越絕書》中,子貢對越王說:「人有謀害別人的心思,又被別人知道,那就危險了。」說的是心機不能洩露。而《孫子》中說:「善於用兵的人,能像女孩子那樣安靜,也可以像逃跑的兔子那般敏捷。」這幾句話說得真是恰當極了。

【原文】

餘八歲時,聞保母丁媼言,某家有牸牛,跛不任耕,乃鬻諸比鄰屠肆。其犢甫離乳,視宰割其母,牟牟鳴數日。後見屠者即奔避,奔避不及,則伏地戰慄,若乞命狀。屠者或故逐之,以資笑噱,不以為意也。犢漸長,甚壯健,畏屠者如初。及角既堅利,乃伺屠者側臥凳上,一觸而貫其心,遞馳去。屠者婦大號捕牛。眾憫其為母復仇,故緩追,逸之,竟莫知所往。時丁媼之親串殺人,遇赦獲免,仍與其子同裏閈。丁媼故竊舉是事為之憂危,明仇不可狎也。余則取犢有復仇之心,知力弗勝,故匿其鋒,隱忍以求一當。非徒孝也,抑亦智焉。黃帝《巾機銘》曰(機是本字,校者或以為破體俗書,改為機字,反誤。):「日中必慧(編按:《漢書.賈宜傳》引此句,作熭;《六韜》引此句,作彗,音義並同。),操刀必割。」言機之不可失也。《越絕書》子貢謂越王曰:「夫有謀人之心,使人知之者,危也。」言機之不可泄也。孫子曰:「善用兵者,閉門如處女,出門如脫兔。」斯言當矣。   

(節錄自《閱微草堂筆記 卷二十四  灤陽續錄六》,紀昀著)

    全站熱搜

   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