守悌知義 人倫之本

《例證一》

黃士俊是廣東順德的人。到京城去參加會試。半路上聽說兄長病危,十分感歎地說:「哪有急切追求功名,而怠慢手足之情的道理呢?」於是,連忙返回家中,親自給兄長熬藥餵藥,眼睛都不閉一會的,守了十幾個晝夜。兄長的病慢慢好了。到萬曆三十四年冬天,他前往北上去參加考試,快到京城時,他夢見自己進了皇宮的大殿,在朝廷上拜見皇帝,皇帝說:「你今天才來呀!我現在第一個就要用你!」第二年,果然考中了狀元。

《例證二》

陳世恩是夏邑地方的人,明朝萬曆十七年的進士。他有兄弟三人,老大為孝廉,老二就是陳世恩。三弟年紀還小,喜歡浪蕩遊玩,早出晚歸,習以為常。孝廉正顏厲色地規勸他,也不悔改。陳世恩對孝廉說:「你這樣只會傷了感情,沒有益處。」他於是每天晚上親自守候在大門外,等他弟弟走進門後,親自把門鎖好,又問弟弟冷不冷,餓不餓。像這樣好幾晚上,弟弟非常悔恨,不再很晚回家了。

到陳世恩地位很高時,孝廉已去世了。有個叫吳三的,是孝廉妾的弟弟,來探望他姐姐,衣服穿得很破爛。陳世恩請他坐在對面一齊吃飯,三弟從外面來,便對他哥說道:「另外找個地方安排他吃飯就行了嘛!又何必當成客人對待呢!」陳世恩說:「這位偏房嫂嫂無兒無女,年紀輕輕寡居,為我們兄長守節,我感激她敬重她,因此推及到他的弟弟身上。坐在對面吃飯又有什麼妨害呢?弟弟也很感歎佩服。陳世恩有兩個兒子,都中了進士。

《例證三》

紀曉嵐說:有位扶乩降仙的人,從江南來。他所請下來的神仙自稱臥虎山人,不預測吉凶,只與人唱詩和詞,也能作畫。畫也不過幾筆蘭竹,具備形體就算成畫。至於詩,卻是清淺不俗的,我(紀曉嵐)曾親見該仙下壇時所作的一首絕句:「愛殺嫣紅映水開,小停白鶴一徘徊。花神怪我衣襟綠,才藉莓苔穩睡來」。又作詠舟詩,限車字;作詠車詩,限舟字。二詩寫道:「淺水潺潺二尺餘,輕舟來往興何如?回頭岸上春泥滑,愁殺疲牛薄笨車」;「小車轣轆駕烏牛,載酒聊為陌上游。莫羨王孫金勒馬,雙輪徐轉穩如舟」。而其它詩大都類此。

有人問他的姓名,則回答說:「世外之人,何必要留下姓名?如果一定要追問,那就只有胡編一個來應付了」。有甲、乙二人向這位江南扶乩降仙者學得降仙之符,也能請來該仙,但寫出的字大多不可辨認,這是由於扶乩人的手還不熟練造成的。一天,乙焚燒了降仙符,但仙卻沒有降臨。過了幾天再焚符召請,仍然沒來。

後來,該仙降臨到甲家,甲問乙召不降的緣故。仙的判文說:「人生在世,孝悌二字是做人的根本!孝悌方面有了慚愧,就不可以做人了。乙這個人近來與自己的兄長分家產,隱匿了千金。又詭言父親有筆遺債,當由兄弟共同償還,實際上,是要把兄長償還的部分據為己有。我雖然在世外閒遊,不干預人事,但從道義上講,是不能與這種人有任何瓜葛的。請轉告我的意思,以後不要再褻瀆我了!」又給甲出示判文說:「你最近獲得新鮮水果,分給每個兒女讓他們吃,唯獨忘了給你孤侄,使他哭泣了一整晚。雖非故意,但也是平時歧視造成的。如果以後再有這樣的事情,我也不會到你這裏來」。

先父姚安公說:「我見到他的詩詞,認為他是一個靈鬼;但觀此議論,似乎竟是神仙」。

(例證一、二節錄自《太上感應篇例證語譯卷二》,釋海山等主編;例證三節錄自《閱微草堂筆記 卷三 灤陽消夏錄三》,紀昀著)

    全站熱搜

   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