亡祖訓孫

益都有位書生,才華橫溢,出類拔萃。一天晚上,他出外散步納涼,碰上了本村一個女子。二人眉目傳情,心意相通。事後,書生派了一個女僕傳過話去,約那女子於某夜虛掩上後門等他。到了那天,書生潛蹤匿跡前去赴約。他正摸著黑,扶著牆向前走著,忽然,一道火光閃過,刹那間,周圍明亮有如皓月當空。只見一個厲鬼橫在路上。書生倉皇逃回了家,差點兒嚇掉了魂。

第二天早上,他去私塾上課,塾師忽然正襟危坐,大聲叫喊道:「我辛辛苦苦積了點兒陰德,該有個孫子科考成功。可是,他竟然去幹跳牆鑽洞、捻花惹草的勾當,這不是自己毀掉自己嗎?幸虧我變成厲鬼加以阻擋,使他免除了被削籍的處分,不過,有兩次考試他是要落榜的。你受人酬報,教人子弟,為什麼對學生這樣放任自流呢?」說完,塾師自己打臉打了十幾下,然後昏迷倒地。大家正忙著灌湯救治,忽然,家中那個傳信的女僕也自打著嘴巴說:「你們祖孫三代給我家當奴僕,難道是那種朝秦暮楚的人嗎?小主人胡作非為,你應該勸誡他,如果他不聽,可以向主人報告。為了圖幾個賞錢就獻媚取寵,險些誤了他的終身,這不是忘恩負義嗎?以後若不悔改,我就要你的命!」說罷,她也昏倒在地。過了很長時間,他們才甦醒過來。我的學生李南澗曾親見此事。

可見,祖宗積德是如此之難,子孫將它敗壞卻相當容易。那位祖父雖已死去,對子孫的好歹尚且不忘,每個人難道不應該好好想一想嗎?然而,南澗說,那個書生後來終生不第,最後貧困而死。大概是因為他淫行不改,他的祖父也無可奈何吧?這位祖父或附形於塾師,或附形於女僕,卻不附形於他的子孫,這表明他存有溺愛之心,所以,他始終不明白,子孫受懲的根本原因其實就在他自己身上。

【原文】

益都有書生,才氣飈發,頗為雋上。一日,晚涼散步,與村女目成。密遣僕婦通詞,約某夕虛掩後門待。生潛蹤匿影,方暗中捫壁竊行,突火光一掣,朗若月明,見一厲鬼當戶立。狼狽奔回,幾失魂魄。次日至塾,塾師忽端坐大言曰:「吾辛苦積得小陰騭,當有一孫登第,何逾牆鑽穴,自敗成功?幸我變形阻之。未至削籍,然亦殿兩舉矣。爾受人脩脯,教人子弟,何無約束至此耶?」自批其頰十餘,昏然仆地。方灌治間,宅內僕婦亦自批其頰曰:「爾我家三世奴,豈朝秦暮楚者耶?幼主妄行,當勸戒,不從,則當告主人。乃獻媚希賞,幾誤其終身,豈非負心耶?後再不悛,且褫爾魄。」語訖亦昏仆。並久之乃蘇。門人李南澗曾親見之。蓋祖父之積累如是其難,子孫之敗壞如是其易也。祖父之於子孫如是,其死尚不忘也,人可不深長思乎?然南澗言,此生終身不第,顑頷以終。殆流蕩不返,其祖亦無如何歟?抑或附形於塾師,附形於僕婦,而不附形於其孫,亦不附形於其子,猶有溺愛者存,故終不知懲歟?

(節錄自《閱微草堂筆記 卷十七 姑妄聽之三》,紀昀著)

    全站熱搜

   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