泥神懲奸

舅父安介然先生說:早先,他曾隨高陽劉伯絲先生到瑞州做官,有一天,聽說城西土地廟裏,有一個泥塑鬼像忽然倒了,還有一個衣著面貌,與泥鬼相同的青面赤髮鬼,被壓在泥像下面。眾人趕到這裏,仔細一看,被壓在下面的青面赤髮鬼,竟是本村一個青年裝扮的,已經被砸斷脊椎死去了。眾人驚駭異常,不知是何緣故。沒多久,一位知道內情的人透露說:「那個青年的鄰居家有位少婦,生得十分美貌,他曾挑逗人家,被罵了一頓。這天,少婦回娘家,青年推估她夜裏回來時,一定會路過土地廟,又見土地廟離住戶較遠,就裝成惡鬼藏在泥像後面,準備等少婦來時,突然撲上去,乘她驚恐昏倒之際,以實現自己的企圖。沒想到被神明懲治了。」這位青年的內弟,事前知道這個陰謀,開始不敢說出來,等事情平定以後,才漸漸吐露實情。

介然先生又說:一個狂徒和一個蕩婦,在河間文廟前碰上了,二人相互調情,毫無顧忌。忽然,他們被飛來的瓦塊打得頭破血流,可始終不知那瓦塊來自何方。

聖人的道德與天地等同,哪像佛道二教,必須借助於靈異的顯現,才能使人相信,必須有神靈護法,才能顯出尊嚴啊!然而鬼神懲惡扶弱,還是理所當然的。如果一定要把朱錦考中會元,說成是因為前生修了文廟的緣故,那麼把聖人也看得太渺小了;但是,如果一定要說高牆之內的文廟沒有神靈護衛,恐怕又是儒生的迂腐之見了。

【原文】

舅氏安公介然言,曩隨高陽劉伯絲先生官瑞州,聞城西土神祠,有一泥鬼忽仆地,又一青面黑髮鬼,衣裝面貌與泥鬼相同,壓於其下。視之,則裏中少年某,偽為鬼狀也,已斷脊死矣。眾相駭怪,莫明其故,久而有知其事者曰:「某鄰婦少艾,挑之,為所詈。婦是日往母家,度必夜歸過祠前,祠去人稍遠,乃偽為鬼狀伏像後,待其至而突掩之,將乘其驚怖昏仆,以圖一逞。不虞神之見譴也。」蓋其婦弟預是謀,初不敢告人,事定後,乃稍稍泄之雲。介然公又言,有狂童蕩婦相遇於河間文廟前,調謔無所避忌,忽飛瓦破其腦,莫知所自來也。夫聖人道德侔乎天地,豈如二氏之教,必假靈異而始信,必待護法而始尊哉?然神鬼撝呵,則理所應有。必謂朱錦作會元由於前世修文廟,視聖人太小矣;必謂數仞宮牆竟無靈衛,是又儒者之迂也。

(節錄自《閱微草堂筆記 卷十五 姑妄聽之一》,紀昀著)

    全站熱搜

   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