非狐之過

高冠瀛說:有戶人家住房後面空屋裏住著一位狐仙,人們不見其形,他卻能面對面與人講話。這家經濟比較寬裕,人們以為是狐仙幫他們致了富。有人相信了這種說法,便求這家人介紹,與狐仙結交。狐仙對接受了招待,並從此和睦相處。一天,此人打算設筵款待狐仙,狐仙自稱雖然年老但飯量很大。此人便多置備了一些酒菜。酒筵一直進行到日暮時分,有幾位狐仙醉倒之後現出了原形,此人這才知道,那位狐仙是招呼同類朋友一同來赴宴的。

這樣款待了多次,他已是疲於供給,家中衣物典當一空,不得已,向狐仙微微露出了求助之意。那位狐仙大笑道:「我正是因為沒錢喝酒,才幾次到你家赴宴。倘若有錢,我自會找地方吃個酒足飯飽,何須同你交這朋友呢?」從此,他們斷絕了交往。這個狐狸可以說是個無賴。然而,我認為這並不是狐狸的過錯。

【原文】

高冠瀛言,有人宅後空屋住一狐,不見其形,而能對面與人語。其家小康,或以為狐所助也。有信其說者,因此人以求交於狐。狐亦與款洽。一日,欲設筵饗狐。狐言老而饕餮。乃多設酒肴以待。比至日暮,有數狐醉倒現形,始知其呼朋引類來也。如是數四,疲於供給,衣物典質一空,乃微露求助意。狐大笑曰:「吾惟無錢供酒食,故數就君也,使我多財,我當自醉自飽,何所取而與君友乎?」從此遂絕。此狐可謂無賴矣,然餘謂非狐之過也。

(節錄自《閱微草堂筆記 卷二十一  灤陽續錄三》,紀昀著)

    全站熱搜

   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