蠢人有福

胡牧亭說:他的家鄉有一個富戶,在家養尊處優,關了門不管門外的事。人們難得見他一面。這人不善於生計,財產卻總也用不完;他不善於調養,卻從來也沒有什麼病;有時遇上什麼災禍,也能意外地得到解決。他家有一個婢女上吊自殺了,鄉官大喜,大肆張揚並報了官。官也興沖沖地當天就來了。

待把屍體抬來檢驗,忽然屍體的手腳蠕蠕而動。大家正在驚詫,只見屍體欠伸,接著身子轉側,之後坐了起來,已復活了。官員還想要以「逼姦上吊」來羅織罪名,委婉地加以引導誘供。婢女叩頭道:「主人的姬妾長得都像神仙一樣,哪會鍾情於我呢?假使會看中我,我高興還來不及,怎麼會去自殺?實在是因為,聽說父親不知由於什麼緣故被官府拷打而死,悲痛絕望下,才憤恨地以求一死,並沒有別的原因。」這位官員大失所望而去。其他的禍事,也往往都像這件事一樣,意外地消了災。鄉里的人都說,這富戶蠢乎乎的,卻有這樣的福氣,實在不知是什麼道理。

有人偶然扶乩招仙,問這是為什麼。乩仙判道:「各位錯了,他的福氣正是因為他蠢。這老翁在前生中,是一個村叟。他為人淳樸老實,沒有計較心;隨隨便便,沒有得失心;平平淡淡,沒有愛憎心;坦坦蕩蕩,沒有偏私心;有人欺淩、侮辱,他也沒有爭競心;有人欺騙他,他也沒有防備心;有人辱駡或誹謗他,他也沒有嗔怒心;有人陷害他,他也沒有報復心。所以他雖然老死在自己的屋裏,也沒什麼大功德,卻因為他的這種心境,為神靈所福佑,讓他在今生中得到報答。他這一生愚蠢毫無知識,正是因為他身體雖已變換,本性仍然沒有喪失前生善良的根本。你們卻對他有所懷疑,豈不是大錯特錯了嗎?」當時在一旁的人,信和不信的各占了一半。我則覺得這話很是耐人尋味。我認為這是胡先生為自己的生平寫的讚語,而假托於這個富戶。但從道理上來看,還是能講通的。

【原文】

胡牧亭言,其鄉一富室,厚自奉養,閉門不與外事,人罕得識其面。不善治生而財終不耗,不善調攝而終無疾病,或有禍患亦意外得解。嘗一婢自縊死,裏胥大喜,張其事報官,官亦欣然即日來。比陳屍檢驗,忽手足蠕蠕動。方共駭怪,俄欠伸,俄轉側,俄起坐,已復甦矣。官尚欲以逼汙投繯,鍛鍊羅織,微以語導之。婢叩首曰:「主人妾媵如神仙,寧有情到我?設其到我,方歡喜不暇,寧肯自戕?實聞父不知何故,為官所杖殺,悲痛難釋,憤恚求死耳,無他故也。」官乃大沮去。其他往往多類此。鄉人皆言其蠢然一物,乃有此福,理不可明。偶扶乩召仙,以此叩之。乩判曰:「諸公誤矣,其福正以其蠢也。此翁過去生中,乃一村叟,其人淳淳悶悶無計較心,悠悠忽忽無得失心,落落漠漠無愛憎心,坦坦平平無偏私心,人或淩侮無爭競心,人或欺紿無機械心,人或謗詈無嗔怒心,人或構害無報復心,故雖槁死牖下無大功德,而獨以是心為神所福,使之食報於今生。其蠢無知識,正其身異性存,未昧前世善根也。諸君乃以為疑,不亦誤耶?」時在側者信不信參半,吾竊有味斯言也。餘曰:「此先生自作傳贊,托諸斯人耳。然理固有之。」

(節錄自《閱微草堂筆記 卷十七 姑妄聽之三》,紀昀著)

    全站熱搜

   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