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之義也

堂伯君章公說:有位表兄,在某個有月亮的晚上,在村外乘涼,遇見一位書生模樣的人,對他作了個長揖說:「我不幸受土地神的處罰,自己祈禱無濟於事。這一帶只有您祭祀土地神的供品最豐厚,且幾十年來沒有要求過土地神任何事情。土地神很感激你,也最看重你。你要肯為我祈禱,他肯定會答應你。」表丈就問:「你是什麼人?」書生回答說:「我是一位已故的秀才,與你的父親也相識。現在已去世三十多年了。昨天偶然向某家要點吃的東西,被那家告發了。」表丈說:「自己的事我都不去祈禱,難道反而會為別人去祈請?人事不去祈請,難道會反而為鬼事祈請?我無法為你效勞,你還是打消這個念頭好了。」書生一甩袖子就走了,邊走邊說:「原來是個自顧自的傢伙,真是無法與之商量。」

祭祀的酒菜務求豐厚,是敬畏鬼神;不去祈請鬼神,這是為了與鬼神保持距離。尊敬鬼神而又遠遠回避,這是民眾應該遵循的原則。再看看那些世利之徒的諂媚褻瀆,和迂儒傲侮人的做法,表兄可說是不偏不倚。聽說這件事時,我才八、九歲。這位表兄的姓名,我也忘記了。當時民情風俗還很淳厚,一般來說,必須是端正謹慎、篤厚實在的家庭之間,才互相結為兒女親家。我家的親戚中為人處事像這位表兄的很多,現在也不能猜度到底是哪位了。他們的品德像遠處高高聳立的山峰,令我仰望欽羨不已。不知不覺已過了七十年,我怎能不深深緬懷呢?

【原文】

從伯君章公言,中表某丈,月夕納涼於村外。遇一人似是書生,長揖曰:「僕不幸獲譴於社公,自禱弗解也。一社之中,惟君祀社公最豐,而數十年一無所祈請。社公甚德君,亦甚重君,君為一禱,必見從。」表丈曰:「爾何人?」曰:「某故諸生,與君先人亦相識,今下世三十餘年矣。昨偶向某家索食,為所訴也。」表丈曰:「己事不祈請,乃祈請人事乎?人事不祈請,乃祈請鬼事乎?僕無能為役,先生休矣。」其人掉臂去曰:「自了漢耳,不足謀也。」夫肴酒必豐,敬鬼神也;無所祈請,遠之也。敬鬼神而遠之,即民之義也。視流俗之諂瀆,迂儒之傲侮,為得其中矣。說此事時,餘甫八九歲,此表丈偶忘姓名。其時鄉風淳厚,大抵必端謹篤實之家,始相與為婚姻。行誼似此者多,不能揣度為誰也。「高山仰止,景行行止」,俯仰七十年間,能勿睪然遠想哉!

(節錄自《閱微草堂筆記 卷十八 姑妄聽之四》,紀昀著)

    全站熱搜

   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