留此錮習,適以自戕

宋代人詠蟹詩說:「水清詎免雙螯黑,秋老難逃一背紅」以借喻貪婪必定要垮臺。不過別的動物用來做菜,不過是刀下一死而而已,唯有螃蟹則被活活地放在鍋裏,慢慢地蒸死。從剛開鍋到蒸熟,最快也得幾刻鍾。所遭受痛苦慘烈,真是求死不得。我想若不是罪孽深重,不會投生成為螃蟹。

傳說趙宏燮任直隸巡撫時(當時直隸還沒有設總督)。一天夜裏,夢見家中幾十個已經死去的僮僕媼婢,在階下跪了一圈,都叩頭喊饒命。說我們活著時受豢養之恩,卻互結朋黨,蒙蔽主人。時間一長,這種朋黨關係牽枝拖蔓,根深蒂固,已成牢不可破的局面。即便稍有敗露,也眾口一詞,巧妙地加以解脫,即使主人心中知道是怎麼回事,也無可奈何。之後又暗中作梗,假使不能合我們的意,則一件事也辦不成。因為這些罪惡,我們被投生為水族,使我們世世受蒸煮的痛苦。明天主人膳食中的螃蟹,就是我們的後身,因此請求寬宥。趙宏燮本來就仁慈,天亮後,他把夢告訴了廚師,叫他把螃蟹扔到水裏放生,並為這些螃蟹設道場超度他們。

當時,正值秋蟹肥美之際,供給巡撫的螃蟹尤其好。奴僕們都偷偷地笑著說:「這老頭子狡猾,編出這一套來嚇唬人,我們哪能受騙上當?」於是,他們就像春秋時子產的手下一樣,把螃蟹都煮來吃了,然後報告說放掉了。他們又私吞了給亡靈做道場超度的錢,回報說已做完了道場。趙宏燮始終被蒙在鼓裏。這些奴僕們作奸,當然是他們的本性。那數十個已死的奴僕媼婢,留傳下這種惡習,恰恰害了自己。「請君入甕」,自作自受,就是這個意思吧!

【原文】

宋人詠蟹詩曰:「水清詎免雙螯黑,秋老難逃一背紅。」借寓朱勔之貪婪必敗也。然他物供庖廚,一死焉而已。惟蟹則生投釜甑,徐受蒸煮,由初沸至熟,至速亦逾數刻,其楚毒有求死不得者。意非夙業深重,不墮是中。相傳趙公宏燮官直隸巡撫時(時直隸尚未設總督。),一夜,夢家中已死僮僕媼婢數十人,環跪階下,皆叩額乞命,曰:「奴輩生受豢養恩,而互結朋黨,蒙蔽主人,久而枝蔓牽纏,根柢生固,成牢不可破之局。即稍有敗露,亦眾口一音,巧為解結,使心知之而無如何。又久而陰相掣肘,使不如眾人之意,則不能行一事。坐是罪惡,墮入水族,使世世罹湯鑊之苦。明日主人供膳蟹,即奴輩後身,乞見赦宥。」公故仁慈,天曙,以夢告司庖,飭舉蟹投水,且為禮懺作功德。時霜蟹肥美,使宅所供,尤精選膏腴。奴輩皆竊笑曰:「老翁狡獪,造此語怖人耶!吾輩豈受汝紿者?」竟效校人之烹,而以已放告;又乾沒其功德錢,而以佛事已畢告。趙公竟終不知也。此輩作姦,固其常態;要亦此數十僮僕婢媼者,留此錮習,適以自戕。請君入甕,此之謂歟。

(節錄自《閱微草堂筆記 卷十五 姑妄聽之一》,紀昀著)

    全站熱搜

   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