縊鬼拒代

戈荔田說:「有一個婦女受到她婆婆虐待,自縊身亡。她住的房子因此廢棄無人居住,用來收藏雜物。後來她的公公娶了一個妾,比她婆婆更為兇悍,公公又喜歡在暗地裏縱容他的妾,全家人很高興這個妾遇到了勁敵,也都在暗地裏支援她。因此,做大房婆婆被弄得灰頭土臉,無法反擊,只有忿忿準備去上吊。但是家裏已無其他的屋子可供上吊,於是偷偷地跑到媳婦上吊過的那間空屋。在剛開門的時候,忽然看到媳婦披著頭髮,拖著舌頭,迎門站著,婆婆本來就很凶,一點也不在乎,只是告訴她做鬼的媳婦說:「你不要向我發狠了,我現在就還你的命!」媳婦沒有回答她。對著她直撲過去,陰風慘慘,頓時,婆婆嚇昏倒在地上。不久家人來尋找,經過急救才甦醒過來。婆婆說出她看到媳婦的經過,大家都安慰她,還好沒有失掉性命。」

這一夜,婆婆夢到媳婦告訴她說:「婆婆的命本該我去頂替,同時,做媳婦的也沒有報復婆婆的道理。更不會把婆婆的性命當作替身,所以我拒絕了婆婆償還我的命。我的鬼魂現在被幽禁在暗室裏,淒慘萬分,希望婆婆千萬不要再走我的老路了!」婆婆聽到這番話哭醒了,慚愧萬分,便請來很多出家人,為媳婦做七天超薦法會。

戈傅齋先生又說:「這個婦人有這種善念,已足夠上升天道的條件了,其實也不必再為她超度了。」這席話實在很得當,然而,戈荔田(傅齋)先生,都不願說出死者的姓氏,這是我感覺缺憾的地方。

【原文】

戈荔田言,有婦為姑所虐,自縊死。其室因廢不居,用以貯雜物。後其翁納一妾,更悍於姑,翁又愛而陰助之;家人喜其遇敵也,又陰助之。姑窘迫無計,亦恙而自縊;家無隙所,乃潛詣是室。甫啟鑰,見婦披髮吐舌當戶立。姑故剛悍,了不畏,但語曰:「爾勿為厲,吾今還爾命。」婦不答,逕前撲之。陰風颯然,倏已昏仆。俄家人尋視,扶救得蘇,自道所見。眾相勸慰,得不死。夜夢其婦曰:「姑死我當得代;然子婦無仇姑理,尤無以姑為代理,是以拒姑返。幽室沈淪,凄苦萬狀,姑慎勿蹈此轍也。」姑哭而醒,愧悔不自容;乃大集僧徒,為作道場七日。戈傅齋曰:「此婦此念,自足生天,可無煩追薦也。」此言良允。然傅齋、荔田俱不肯道其姓氏,余有嗛焉。

(節錄自《閱微草堂筆記 卷十二 槐西雜志二》,紀昀著)

    全站熱搜

   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